<span id="1rjpz"></span>
<strike id="1rjpz"></strike>
<th id="1rjpz"></th>
<strike id="1rjpz"><dl id="1rjpz"></dl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1rjpz"><noframes id="1rjpz">
<progress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/video></progress><th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th id="1rjpz"></th></video></th>
<progress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/video></progress>

簡單用城市化來看城鄉變遷是不夠的

來源:北京日報2018-03-12 14:22:42

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劉守英在“國家高端智庫”中國人民大學國家發展與戰略研究院“直面真實世界”的主題演講中指出,中國的結構轉型可分為“鄉土中國”、“城鄉中國”和“城市中國”三個階段,其中又以“城鄉中國”最為關鍵,建議用“城鄉中國”取代“城市化”理念。

第一,城市化是對城鄉轉型的誤讀。把城市化理解成是農村人口向城市的轉移,城市化的結果是城市不斷擴大,鄉村最后消亡,所有的要素向城市積聚,這種對城市化的理解跟城鄉轉型真實世界是不一致的。城鄉轉型應該一是在城市和鄉村之間要素的平等配置;二是城市跟鄉村共生共榮,盡管鄉村GDP份額很低,但是鄉村功能是城市不能替代的;三是城市跟鄉村之間的分工專業化和互補。這樣去理解城鄉轉型,就不是一個通常理解的城市化。另外,城市化是一個要素單向流失的過程,簡單用城市化來看城市與鄉村的這場變遷是不夠的。

第二,當前公共政策有所偏差。當前金融、生產要素配置、財政都向城市配置,公共政策的結果是典型的城市偏向,最后導致城鄉之間差距更大。公共政策服務失誤恰恰是對城市化和鄉村錯誤理解的結果,現在城市和農村形成對立兩極:一是公共政策還固守著一個沒有結構革命的非小農意義的改革,農民與土地之間的關系是切不斷的;二是農民就是搞農業的,農民就要搞糧食農業。這兩極之間的公共政策失誤恰是造成目前城鄉問題的根源,最后導致鄉村和城市之間發展的不平等。

第三,城鄉中國不同于城鄉二元體制下的城鄉分割。城鄉中國和城鄉二元體制下的城鄉分割是不同的,城鄉二元體制的形成是由于制度性障礙,使城市高度繁榮,使鄉村落后,這個背后是體制性的障礙。而城鄉中國指的是要消除目前城鄉二元體制的制度障礙,真正打通城和鄉,形成城和鄉之間平等發展的格局。

第四,提出城鄉中國概念的目的是要制定基于城鄉中國的發展戰略。使整個中國下一輪發展既不只是為城市,也不只是為農村,應該是這兩個空間平等發展,兩種制度不斷地融合,形成城鄉融合、城鄉平等發展的局面。(王鵬)

武则天A级在线观看,国产下药迷倒白嫩美女,成本人无遮挡免费动漫在线观看
<span id="1rjpz"></span>
<strike id="1rjpz"></strike>
<th id="1rjpz"></th>
<strike id="1rjpz"><dl id="1rjpz"></dl></strike>
<progress id="1rjpz"><noframes id="1rjpz">
<progress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/video></progress><th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th id="1rjpz"></th></video></th>
<progress id="1rjpz"><video id="1rjpz"></video></progress>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